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173434.com >

台湾如何看待大陆

  维冈的全称是维冈竞技(Wigan Athletic),Latics是由这个名字的后半段演变而来。在英格兰,这种叫法的球队不在少数,比如奥尔德汉姆(Oldham Athletic)的绰号也是“Latics”。

  英超第一万球 2001年12月15日 托特纳姆热刺 4-0 富勒姆 的第一球 费迪南德

  王女士告诉记者,大概是一个周前,家人从宁夏中宁买了一些枸杞,一共14盒,冯绍峰倪妮是假情侣还是真分手,通过远成快运公司运到济南来。快递完枸杞,王女士就回了济南,可是等啊等,人都到济南一个星期了,快递还没来,王女士开始有点纳闷儿了。[详细]

  消费者如遇快件延误、丢失及损毁,可先向快递企业投诉。如企业推诿、对处理结果不满意,消费者可向管理部门申诉。

  台湾媒体社论称,台湾对大陆,不管是不是“特殊的国与国”关系,台湾人对大陆人,总不免另眼看待。社会心理层面如此,法律规范层面亦如此。在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之下,大陆人在台湾,的确就是受到“另眼看待”的规范。所以,劳委会主张放宽大陆配偶在台工作限制,不但引发“立委”批评,且在“行政院”之内都有待“与会进一步沟通”。但事实上,劳委会主张放宽的限制,并非如何地大开大放,只不过是略放宽到与其它外籍配偶的同等待遇而已。就算这样也有得好吵吗?没错,对特定意识形态的人来说,就是主张对大陆人的规范要比对任何其它“外国人”更严苛。

  在台湾为数不多的外籍生,常常感受到台湾特殊的热情好客。但政府一打算开放陆生来台就读,“绿委”不但搬出“侵占台湾学生受教权”的大道理,还有“中国假学历会瓦解台湾教育系统”之说。这到底是太骄傲而排斥外人,还是太无自信才担心台湾教育系统的脆弱呢?同样地,劳委会主委王如玄为大陆配偶的工作权辩护,强调都嫁来作为台湾媳妇、台湾之子的母亲了,至少应给他们和其它外籍配偶同等的工作权。连这样的“低标准”,台湾社会都无法包容接受吗?“立委”为了保卫深绿地盘,不免政治操作,但绑架本土招牌未必具有正当性。“海角七号”里那个鲁莽草根的恒春“代表”,从一开始对客家人显现疑虑排斥,到终能赞赏接受且热情帮忙卖小米酒的“马拉桑”,这才是正港的台湾人个性表征吧?台湾人使用“阿突仔”、“大陆妹”一类的称呼,一开始都有轻视排斥的意思,渐渐也就减轻了其中的恶意。商家招呼大陆观光客,从摆出简体字标示,到努力练着卷舌腔说“早上好”,就算纯粹以赚钱为目的,也是一种“专业”的作生意之道。换言之,民间社会与不管“外人”或“大陆人”相处,自有渐进式的进退尺度。政客如果继续操弄仇外意识,不但视野窄,也不符合台湾利益。